合浦生活用纸本地群

美的历程:美究竟是什么?

秦朔朋友圈2018-11-08 09:28:59

  • 关注秦朔朋友圈,ID:qspyq2015

  • 这是秦朔朋友圈的第2031篇原创首发文章


“秦老师,你从不化妆吗?”欧莱雅副总裁兰珍珍问我。

不化,偶尔做电视节目打个粉底,也很勉强。

看到女儿每天都花时间化妆,我经常会啰嗦几句。听说公司里的90后男孩Sunny细细装扮要好几道工序,我会叹口气:“花费不少吧。”

兰珍珍说,我们说服不了你用化妆品,那你能不能来看看我们公司呢,欧莱雅是世界排名第一的化妆品公司,在中国也有21年了。

于是,一个60后“美妆盲”,跟着一批80后、90后时尚青年飞往巴黎。

美是自由和多元

赵无极(1921-2013),蜚声国际的法国华裔抽象画家。他的抽象抒情主义作品,充分运用西方现代绘画形式和油画技巧,表达中国文化的审美意蕴,一方面展示大自然的生机勃勃,一方面体现天人合一、虚静忘我的中国传统精神境界。

对那些认为“东西方文化根本不相容”的人们来说,赵无极是一个有力的反证。他说:“如果说巴黎的影响在我作为艺术家的整个成长过程中是无可否认的,我必须说,随着我思想的深入,我逐渐重新发现了中国。或许悖谬的是,这种深远本原的归复,应该归功于巴黎。”


1998年,欧莱雅进入内地的第二年,赞助了赵无极的“绘画六十年回顾展”,在北京、上海举行。作为欧莱雅在中国最早的员工之一,兰珍珍刚拿到赵无极的画时,不知道该怎么看,该横看还是竖看。她到巴黎,在赵无极的画室和他一起工作了一周。

“我最深的感受就是美是自由的,是没有限制的,赵老说你想横着摆就横着摆,想竖着摆就竖着摆,没有条条框框。”有一天,兰珍珍请来赵无极早年在杭州艺术专科学校任教的几位学生,师生皆白发,一语双泪流。而到了晚上,77岁的赵无极又和年轻人一起蹦迪,大声欢笑。

“我不怕老去,也不怕死亡,只要我还能拿画笔,涂颜料,我就一无所惧,我只希望能有足够的时间完成手上的画,它要比上一幅更大胆、更自由。”这就是赵无极的心态。

美是什么?美是自由,是激情,是随心而行。

对兰珍珍来说,她所亲历的美,在八十年代是——“念中学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了半瓶别人用剩下的指甲油,那是一种劣质的快要干了的指甲油,我把它拿来偷偷地躲在被窝里涂了几个手指,自我欣赏一番,然后又在被窝里,趁天亮之前擦干净,若无其事地去上学”;在九十年代是——“刚开始推销染发用品,没有人感兴趣,因为人们不知道黑头发好好的,为什么要染成红色。我连夜把自己的头发染成棕红色,第二天的发布会取得了很大成功。但远在四川的母亲听说后,在电话里告诉我:‘拖着一头红头发,别回家来见我。’”而到21世纪,伴随美妆行业的突飞猛进,“我的身体我做主”,“你值得拥有”这样的价值观也不证自明。

美的过程是自由扩大的过程,是回归人皆有之的自然之心的过程,是一个人从掌握自己身体的命运开始,去解放自己。


凡是自由的,必定是多元的。我们在巴黎去了欧莱雅在塞纳河畔的一座新办公楼,发现前台有四个接待员,肤色有白皮肤的,黄皮肤的,黑皮肤的,有男的女的,有浓妆的有淡妆的。“Beauty for all”是欧莱雅的理念,这个all是由不同的个体组成的,“让所有人拥有美”就是要让不同肤色、年龄、性别、收入、文化的人都有自己对美的选择。

美是科学的承诺

我们第一个参观点是里昂的Episkin研究中心,这是欧莱雅投资的一个“隐形冠军”企业,聚集于体外重建人体组织模型并进行测试应用。

欧莱雅是百年企业,由化学家欧仁·舒莱尔创立,他坚信所有进步只能来自于科学创新。今天欧莱雅在全球有20个研发中心,7大研发枢纽,4000名研发人员,每年研发投入接近9亿欧元,过去十年平均每年申请的专利接近500个。

Episkin的工作是重建人的皮肤、角膜和上皮组织,用接近人的皮肤生物性的体外研究工具,进行体外化妆品、化学原料以及产品等的安全性、功效性预测评估。这项工作从1979年开始,在实验室进行细胞的体外三维培育,并建立稳定的大规模细胞库,在-196°的液氮中长期保存。从最初培养成功的三维表皮细胞,到后来的深层真皮细胞、全皮组织模型、含功能性细胞的组织模型(黑素细胞,免疫细胞等),2010年还在上海浦东成功建立了中国人的体外皮肤细胞重建系统,欧莱雅集团全球市场大部分的美白产品都基于这一技术进行研发,同时在三维皮肤模型上进行体外皮肤耐受性的测试,比如研究原料和产品的皮肤刺激性、对眼睛的刺激,以及一些过敏情况等。


培养扩增的细胞可以在液氮中长期保存,需要时就拿出来化冻,用约一周的时间进行复制扩增;复制扩增后的细胞放入定制的培养液中进行体外的三维培育,根据不同需要做出各种差异化产品用于测试。比如将重建的皮肤暴露在紫外线下进行防晒光老化的研究,或制备成组织切片后,用显微镜观察各种反应。

目前,Episkin对人体多个部位的组织都有能力重建,包括整个皮肤表皮、真皮、全皮层、角膜上皮组织、口腔齿龈上皮组织、阴道上皮组织等等;一年可以生产3万片RHE重建表皮细胞产品和2万片HCE角膜产品。

我们在Episkin参观了生产、研发、评估三个部门,由于车间的无菌要求,我们没有进入,只在玻璃外探望。在评估室,我们带上手套,用夹具夹出装在一个硬币大小的容器内的重建皮肤,感觉就像快爆破的水泡。有了这样的皮肤就可以做试验,比如看看阳光对蛋白质里的分子的作用。电脑会出现扫描的分子图形,可以看到所有裂纹,看到表皮下面的真皮细胞在紫外线照射下慢慢消失,于是就可以观察化妆品的防晒分子能否保护细胞,不让它消失减少损伤,进而定量测出防晒分子的保护作用。

据介绍,Episkin研发的下一步是皮肤毛囊和含有毛细血管的重建模型,希望通过体外人造组织的方式,实现工业化量产。要量产,还要有高度稳定性,很不容易。

我们还听了整个欧莱雅研发的介绍。为实现可持续发展,2017年欧莱雅所有产品在28天内可以完全进行降解,洗发水降解率达到91%,沐浴露的降解率达到90%。在减少环境足迹和碳排放量、耗水量、废弃物量等方面都有定量的时间表。在欧莱雅看来,美妆行业未来的五大变革来自于智能材料微生物组学再生医学暴露组学(环境影响)数字美妆

以智能材料为例,有一种聚合材料用于头发,光照后会产生加厚头发的固化感,马上可以感知到效果;有一种材料针对皱纹,好像新加了第二层皮肤,让皱纹消失;有一种材料有热敏感度,在不同温度的头发上颜色会变化,很有娱乐性;有一种活性材料有修复功能,可以帮助修复创伤,就像建筑中的水泥,出现有裂缝时加点水,里面的“细菌”会发生反应,像浆糊一样把裂痕修复掉;未来,有活性细菌的材料用在皮肤上,太阳光或是紫外线强烈地方可以自动生长,长出过滤层,自动反应。

看完研发的第二天,我们去了坐落在一片绿色田园中的拉斯尼(Lassigny)化妆品及香水工厂参观。厂长先向我们介绍,这里每一款产品从原材料采购到进入生产线需要经过100次的质检。通过工业4.0的实施,生产线可以安排从500件到数百万件产品的生产,即使同一种产品也千差万别,例如一个唇膏会有50-80种不同的颜色,生产设施有极高的灵活性。为此,这里既有传统的自动生产线,也有手工作坊生产小规模的高档产品。为了员工健康,工厂现在能用智能眼镜精准分析员工的工作姿势,通过调整生产设备,减少80%的非常辛苦的工作姿势,降低骨骼肌肉相关疾病的风险。


我是第一次看化妆品的实验室和工厂,我在其中看到的是科学技术的应用。据说有些产品里也有中药成分,比如银耳,欧莱雅是用定量化的办法把它的成分和发生作用的机理弄得清清楚楚。

美是科学,是研发,是无懈可击的生产和检验流程,这一切构成了对消费者的坚实承诺。

美是创新与科技

我们在巴黎的最后一天参观了Viva Technology大会,这是一个聚焦全球科技与创新的大会,法国总统马克龙前来致辞,全球互联网巨头悉数参与,很多创业型公司也来参加。


欧莱雅展区有三家来自中国的创业公司亮相,分别是美丽修行、抹茶美妆、企加云。企加云是一家给企业提供新零售解决方案的公司,它帮助欧莱雅旗下的美宝莲智能贩卖机实现和天猫的无缝连接与交互。

美宝莲智能贩卖机以大学生群体为目标,安装在中国大学校园里的菜鸟驿站,主要是通过试样的方式搜集数据。学生面对机器,通过AR试试美宝莲口红涂在嘴唇上的效果,觉得满意了就可以领样,这时会弹出一个“天猫美宝莲品牌号”的二维码,如果你已经是手淘、天猫用户,就可以取样了;不是的话要加入一下,这时天猫会通知贩卖机吐出样品。除了样品,还有十款比较便宜的产品可在机器上购买,比如指甲油。


有109年历史的欧莱雅,通过在中国的数字化、智能化转型和新零售试验,已经越来越像一家运营美妆数据的科技公司。欧莱雅在中国建立的“美的数字化”的能力(digital beauty),再向全球输出。在这方面,中国领先于世界。

来看一些例子:

欧莱雅男士与京东合作开发了“Butler in Living Room”,为男士提供智能化语音服务。你问它,我现在脸上长痘痘了,有什么产品可以帮我除掉?它可以告诉你,你得从火山岩洁面乳开始,首先面部要清洁干净。如果你说,那你能帮我买吗?它会说,好的,我可以帮你订。第二天产品就送到你的家里。

欧莱雅收购了一家美妆科技公司ModiFace,它有一款产品智能试妆的魔镜,可以帮助你虚拟尝试彩妆,寻找与着装最匹配的妆容。魔镜让你很真实地看到染了紫色头发是什么样,挑染成稍微红色的是什么样,感受到效果后可以在线一键购买。


五年前,欧莱雅推出了虚拟试妆镜(Makeup Genius),它是一个运用增强现实技术去虚拟化妆效果的App,累计下载量已经超过两千万。

两年前,理肤泉品牌推出了“纸联网”穿戴设备——紫外线感应贴My UV Patch,贴在皮肤上就可以检测紫外线,总共售出超过100万片。佩戴该设备时,用户可以下载手机客户端,首先建立包括肤色、肤质、肌肤光反应分型等信息在内的个人数据,软件根据个人数据生成自我监测的提醒时间;用户接收到提醒后,即可扫描理感应贴,App将综合最初的个人数据与实时监测到的紫外线照射剂量,提醒用户日晒风险并推送防晒方案。第二代产品叫UV Sense,它不用电池自动充电,可以贴在指甲上或其他部位,一旦连接,传感器会使用NFC(近距离无线通信),将关于佩戴者的紫外线照射信息传送至App,之后向用户提供有关防晒信息和何时需要遮阳的警告。UV Sense不仅能监测紫外线,同时能对包括PM2.5、PM10和花粉等空气污染源进行检测。


欧莱雅CEO斯铂涵说,中国的数字化进程已经遥遥领先,对中国消费者来说数字化已经不仅仅是一种工具,已经成为了一种生活方式。所以,欧莱雅希望通过数字化技术实现无所不至的精准触及、随心所欲的内容创造,在和消费者的专属交流中实现极致沟通,实现无处不在的购物体验。他还提到一个例子,2017年美宝莲携手陈伟霆进行直播,20秒售罄产品,2小时内销量刷新了美宝莲和美妆业的历史记录。

在斯铂涵看来,中国的高端制造业也让人耳目一新。欧莱雅的UV Patch就是深圳一家公司PCH生产的,UV Patch非常轻薄,表层下面有非常多复杂的部件,对制造工艺的要求非常苛刻。“我们找遍了世界各地的生产商,最后发现只有PCH公司有能力生产。”

美妆革命由数字革命驱动,有着巨大消费人口、并在数字化领域领先的中国,正在成为全球的“美的大都会”,引领美的新趋势。

我是一个不化妆的“美妆盲”,也是第一次去看化妆品行业。好酷,好赞,也好深。作为文科生,我并不完全理解那些科学技术方面的内涵,但我努力记录下来,并请欧莱雅研发人员确认没有写错什么。我最深的体会,是看到来自巴黎的美是如何影响中国消费者,而中国的数字化之美又是如何影响巴黎和世界的。西方和东方神奇地融为一体,美也变得更加完整。

希望这篇关于美的历程的札记,对爱美并且美妆的你有些启发。美属于你,愿你更美!

「 图片 | 视觉中国 」


秦朔朋友圈微信公众号:qspyq2015

商务合作|请联系微信号:qspyqswhz

投稿、内容合作、招聘简历:friends@chinamoment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