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浦生活用纸本地群

昔日为你生产原料,今日为你输送人才?

知社学术圈2018-11-08 16:53:51

海归学者发起的公益学术平台

分享信息,整合资源

交流学术,偶尔风月

摘    要

在知社3月9日的发文一日两登Nature,科坛新星曹原与少年班辉煌40年中,读者们在留言区激烈地讨论了关于科研人才滞留海外的问题。近年来,《南方周末》、《人民日报》及《环球日报》等媒体也相继发声,将“中国人才流失严重”这一话题推至大众面前。一时相关讨论十分热烈,“中国人才流失严重”则几乎成为了国人的共识。在强调国际人才格局的今天,这种舆论风向无疑反映出了国内在高精尖人才需求上的时代焦虑。莫非真的是“昔日为你生产原料,今日为你输送人才“?



关于中国人才正在大量流失的警告并不鲜见,《人民日报》就在《我国流失顶尖人才数居世界首位》一文中宣称:“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87%。”然而,这类文章的引用数据却总是缺乏考证并且多有误读。有人考证“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87%“这一数据的来源,发现其来自于美国橡树岭科教研究所(Oak Ridge Institute for Science and Education)发布的研究报告。该报告宣称,2006年在美国获得理工科博士学位的中国留学生中,到2010年有87%仍在该国从事科研工作。显然,相关报道将”理工科博士“扩大到了整个行业领域。

 

事实上,单从数据比例上看,中国的人才流失状况还不算严重。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统计资料显示,在2010年,中国的人才外流率仅为1.8%,而常被提及比较的印度,人才外流率则有3.2%。这意味着,在我国每一百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国人中,只有不到两人生活在国外。而这一数据最糟糕的国家,像海地、圭那亚,其人才外流率则高达70%~90%。

 

当然,我国这一数据比例的降低,与国内高等教育扩招拉高基数有关。而另一个无法忽视的事实则是,留学生归国的比例的确在不断攀升。据《中国留学发展报告(2017)》,2016年的留学回国人数约为43.25万人,所占比例在八成以上。并且去年留学回国人数的增幅依然高于出国留学人数增幅,由此预测,“逆差“还会进一步缩小。

 

那么,在这样的数据背景下,我们应该如何理解舆论中的人才焦虑?是否中国就真的不存在人才外流了呢?

 

鞋子合不合适只有脚知道。行业内部最有价值的人才都去了哪里,行业内的人实际上都心知肚明,只是这种复杂微妙的人心动向,在数据上并不容易清晰的反映出来。现在出国是有条件的学生的最优选择,如北大、清华、中科大等顶尖高校,其学生出国留学的比例令人咋舌。而这些国内优质生源的最优秀部分,往往都以各种形式留在了国外。这的确算是人才战场上的挫败,但却并非是值得叫冤的地方。

 


北京师范大学教师田方萌评论道:“……西方大学为他们投入了巨额奖学金、一流的师资队伍和便利的研发环境,这些都不是中国目前能够提供的。我们既不能假设这些天才少年留在中国就会成为同样杰出的人才,也不能认为中国理应完全享有这些人才。“

 

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中国因其巨大的市场规模与资源规模,处于一个高速发展的红利期。广阔的市场、无限的机遇,对资本产生了无与伦比的吸引力,一时间全世界的企业都对中国趋之若鹜。而资本汇集下催生的新兴经济体,又激发了对人才的极度需求。在这种背景下,“在13亿人里挑人才“的我们,比较起”在60亿人里挑人才“的美国,自然会产生出对人才的焦虑感。尤其是当我们的国家对资本的吸引力远超对人才的吸引力时,这种焦虑被进一步放大了。

 

这种积压的焦虑迫使社会舆论四处寻找宣泄口。其一就是指责学成不归的学子们没有爱国情怀。实际上,只要留外行为是合法合规的,就没有任何理由对此横加指责,正因此,田方萌先生才会有前述言论。要留住人才,需要的是自身具备足够的人才吸引力,而不是依靠鼓吹高风亮节和血统渊源。吸引力则来自于制度的稳定与保障,红利可以吸引资本和投机者,即便有一定的风险他们也甘愿承担。而人才却不同,尤其是学者型人才,他们的行动相对理性谨慎,在没有优良制度保障的情况下将很难被吸引。

 

制度,是老生常谈,但效果却总是差强人意。施一公先生毅然放弃优渥待遇回归祖国时,坦言道:“就科研环境来讲,国内大学目前还无法与普林斯顿比肩,但回国就是出于一种特别朴素的感情,有什么好奇怪的呢?“施一公先生的品格固然是高山仰止,但这也值得人们深思,要将吸引人才作为制度落实,仅仅强调提供短期的“实质性”奖励,貌似是不够的,更重要的应该是“科研环境”。

 

千人计划、长江学者等计划的实施,对高层次学者提供的现实利益已算可观,而地方性的人才争夺更是近乎赤裸裸地“砸钱买人”,可以说急功近利者无算,高瞻远瞩者无一。再者,像施一公这样的顶尖人才能够被惠及,而放眼更广大的学者群体,这样的激励措施就暴露了它的局限性,陷入“小惠未遍”的尴尬局面。

 


更根本、更全面、更长远的人才制度设计,应该是关乎“学术环境”的,比如,如何解决学术生态滞后、科学研究自律规范不足、学术不端行为时有发生、学术活动受外部干预过多、学术评价体系和导向机制不完善等问题。建设一个健康,稳定,高效的环境,才是制度设计的根本。不明白这一点,一切的人才吸引措施都是舍本逐末。

 

今年两会的一个重要话题是“给人才最好的时代舞台”,只有舞台搭建得好,各路英雄才会有用武之地,才会吸引、留住更多的人才。否则,“昔日为你生产原料,今日为你输送人才”的调侃,就不会仅仅是一条调侃了。

扩展阅读

 

接连被抓, 留美中国学者已成高危人群, 慵学懒研或成安身之道?

美国朝野猜忌加剧, 中国留美学子陷尴尬境地

指控有奇招:参考文献中标注“抄袭”

学术监管部门不能做鸵鸟, 媒体不应成学术争议审判台 | 来函照登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特色内容

媒体转载联系授权请看下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