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舞台上演佟振保、法海等,在《妖猫传》里贡献了一场“李白的诞生”,近日在《大秦赋》中诠释不一样的嬴异人,圈粉无数。


|采访:陈娟

|撰稿:余驰疆


对演员辛柏青来说,刚刚过去的2020年,最难忘的一次表演经历,是演了一部纪录片。这几年,从《妖猫传》到《八佰》再到《大秦赋》,辛柏青出演的热门作品不少,片约也从未间断,演纪录片的确是有些令人费解,连朋友都打趣说他:“这是没戏可拍了吗?


接下这个工作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前来邀请的导演吴琦是个有想法的人,希望能跳出传统纪录片旁白为主、画面为辅的框架,而是用戏剧化的演绎去讲述历史故事;第二,这部纪录片要讲的人物是王阳明。“我太喜欢王阳明了,我说冒一次险,就去吧!”辛柏青对《环球人物》记者说。


“四十九年非,童心独犹在。”这是王阳明在将近50岁时写下的诗句。47岁的辛柏青,也越发理解了“阳明之学”中的价值观。散淡却不散漫,执着但不执拗,知行合一,回归自我。生活如此,表演亦然。


想演有烟火气息的嬴异人


刚刚落下帷幕的热门剧作《大秦赋》,一共78集,辛柏青饰演的秦庄襄王嬴异人只出现了12集,却留下不少被称为“名场面”的表演片段。懦弱、果敢、柔情、霸气、狡诈,这些截然不同的人物特质被辛柏青一一融进角色:在异国做质子8年的卧薪尝胆,抛妻弃子逃亡时的纠结不甘,依靠华阳夫人成为太子嫡子时的虚以委蛇,这是一个矛盾重重又能令人不断共情的秦王。



·《大秦赋》剧照,辛柏青饰演的秦庄襄王嬴异人。


事实上,两年前接到邀约时,辛柏青是拒绝的。“我比较排斥古装电视剧,因为很容易被架空,容易陷入一种刻板印象的模式里,比如说帝王就该是不苟言笑的样子。”后来,仔细读完剧本,辛柏青看到了这个角色的可塑空间,再加上对剧组主创、对手戏演员的欣赏,他决定尝试一次。


“现在我觉得自己的判断特别对。在现场,导演会让演员先走戏,戏走舒服了,对手之间协调好了,再穿衣服、开拍,这让演员可以找回最纯粹的东西,在现场磨合起来特别愉悦,彼此之间还会有碰撞,这才是创作中最宝贵的。”辛柏青说。


在这部戏中,最被观众称道的一个场景,是在嬴异人回到秦国后,率领大军东进,赵国的平原君把赵姬和嬴政带来军营里,威胁嬴异人用妻儿性命,换取一份“停战协议”。此时嬴异人面对的是妻儿与天下的两难选择,最后,嬴异人说:“王命不可违,将士不可负,国事更不可误。”


说这句台词时,辛柏青满眼通红,目光里尽是不舍,下一句则眼神一转,语气毒辣无比:“他日一定率领秦军,攻破邯郸,毁你宗庙,天下凡赵氏之人,都要为我妻儿偿命。”从见到妻儿时的惊喜、冲动,到听见平原君的条件时的犹豫,再到最后下定决心时的满腔悲愤,辛柏青三次情感递进,把整集推向高潮。在他的演绎下,嬴异人有了丰富的立体感,也有了君王和普通人的一体两面。


但对辛柏青来说,这场戏却不是他最中意的,“只是按照剧本来演、来诠释,没有自己的创造”,他说,他更喜欢琢磨角色的背后,然后慢慢打磨。


这部剧的开场原本有场戏,是嬴政出生时,嬴异人和吕不韦两人在院里子烤肉、喝酒,这是辛柏青和饰演吕不韦的段奕宏向导演“争取”来的机会。在他们看来,君臣是不用演的,因为这是角色表象的设定,但这两个角色之间的兄弟情谊却是需要被挖掘和演绎的。“现代咱们撸个串,喝个啤酒,烤烤肉什么的,我们就想用这样一个行为,把嬴异人跟吕不韦之间君臣外的关系展现出来,并且贯穿全剧。”辛柏青甚至跟段奕宏和导演商量,等他“下场”,这个烤肉的仪式能不能继续延续——吕不韦和嬴政聊天时也能烤个肉,“把这些历史人物更深层次的关系和性格,用这么个小动作展现出来”。然而,这场烤肉戏最后还是被删了。


在片场,每天只要有空,辛柏青就会去找导演、制片人讨论,吃饭的时候都在说,能不能不要那么抑扬顿挫地说话?能不能不要有那么多戏剧性?能不能就像朋友一样在屋檐下围着炉火烤着肉?能不能把角色拉回到尘土中,让他烟火气更重一点?


这些问句,与其说是跟制片的对战,不如说是辛柏青对自己的要求:“演员,要展现人和人之间的关系,要演一个活生生有血有肉的人。”


·《大秦赋》剧照。


“一条过”的李白,被提名的5分钟


用很少的戏份,被很多人记住,辛柏青的这种能力来自对一个角色深层次的理解和挖掘。


2016年《妖猫传》筹备期,辛柏青接到李白一角的邀约。那时还没有剧本,他直接跑去拜访陈凯歌,表达了自己的顾虑。“李白太难演了,大家太熟了,他是中国文化的符号,一个大唐盛世的符号,我说这怎么弄,谁敢演?但我又特别想和凯歌导演合作。”回家考虑了10多天,辛柏青决定先去试个妆。在片场,他做了造型,穿上服装,走来走去,一路晃悠。“摄影师曹郁给我抓拍了几张照片。大家一看,说有了。”当时,他就跟导演说可以演了。



·辛柏青在电影《妖猫传》中饰演李白。


之后,辛柏青问陈凯歌需要准备些什么?陈凯歌回答:“不用准备什么,非要准备的话,你就回去养你的浩然正气。”


他又问陈凯歌应该看哪些书做功课?陈凯歌说不用看那么多,接着就给他推荐了一本郭沫若的《李白与杜甫》。


场内戏,场外功。接下来的三四个月,辛柏青就一直游离在李白与自己的世界之间。第一遍看《李白与杜甫》,每一行都要读好几遍,揣摩郭沫若究竟在说什么,想说什么。他自觉效率太低,又重新找了许多关于李白的作品研究,先从人物传记开始,然后读余光中等名家评论,最后再回去翻郭沫若的书,这才豁然开朗。等到书看完了,剧本拿到手了,一共3页纸,5分钟的戏,一小段台词,他蒙了——这咋演?


那时候辛柏青的话剧还在巡演,有时下了戏突然想起李白,就开始仔仔细细地琢磨,李白就像一道必考的大题,明明知道了题干,但就是找不出解题思路。


直到真正开拍,到了片场,辛柏青还是不知道如何去演李白。化完装,穿好服装,他坐在监视器前,看着对面的摄像调整画面。突然觉得背部发痒,他就拿背在椅子上蹭。蹭着蹭着,他灵光乍现:李白就应该是自在的,怎么舒服怎么来。拍摄第一场戏,李白被高力士扛到极乐盛宴,扔在酒池边上,头发乱糟糟的,手指沾着黑墨。辛柏青靠在石龟背上,左摇右蹭,在众人面前眯着眼让高力士脱靴。仅演一条,陈凯歌就说:“全有了,就是他,这个就是李白!”


原本签了20个工作日的合同,最后辛柏青两天半就拍完了,剩下半天拍海报、做采访,三天全结束。“我走的时候突然特别失落,用了这么长时间,就昙花一现,瞬间开完了。”


2017年底,《妖猫传》上映,在豆瓣许多评论里,都会提到这么一句话:“李白是辛柏青?”两年后,辛柏青凭借《妖猫传》被金鸡奖提名,而他在这部电影里的戏份,还不到5分钟,但有人说他贡献了一场“李白的诞生”。


40岁以后才开始思考人生


演一个真实的人,而非单纯的角色,是辛柏青接触表演后学到的“第一课”——1993年,辛柏青报考中央戏剧学院。中戏表演艺考都有即兴表演的题,辛柏青抽到的题,是和另一名女生搭档。他演一个深圳的打工仔,女孩演他的妻子,带着孩子从北方回来看他,结果出了车祸,孩子不幸没了。“当时,她敲开了我家的门。我一开门,说老婆你怎么来了,那女孩就跪倒在地,嚎啕大哭,说我们的孩子没了!


辛柏青一时语塞。这完全是出于角色的本能反应,最后稀里糊涂演完,辛柏青考上了,女孩落选。“进入中戏后才知道,当年的主考官,也是后来的班主任高景文老师就喜欢这样‘一张白纸’的学生。”


在中戏读书压力大,每天都要练早功,每周还要交两次专业课作业。老师也极为严格,一次,辛柏青遇上台词老师王亚明,喊了句:“王老师早!”王亚明叫住他:“我没听见,就听见一个‘王’字,你再用中央戏剧学院的台词标准说一遍。”从此,辛柏青每次见到老师都会以标准的台词语言打招呼。


“年轻的时候也有困惑,也有焦虑,但感觉一下子都能过去。”二三十岁的年纪,好像任何事都能用兵来将挡的心态“熬过去”。毕业时老师生病,导致辛柏青没有毕业大戏,找工作时每个单位都问:毕业演的什么?他都只能回答:没什么。然后就开始现场表演,临时加戏,却也因此幸运地进入国家话剧院。


1998年导演何群选辛柏青饰演电视剧《红岩》中的国民党特务郑克昌,其他人都觉得刚毕业的辛柏青太清秀、太正,辛柏青却觉得:“如果是一脸奸诈的人,他怎么可能去接近到共产党的内部呢?”于是,他把这个反派角色演得学生气十足,毫不张扬,让何群惊喜不已。


2001年,辛柏青被选中主演国家话剧院的戏《狂飙》,饰演著名戏剧家、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的词作者田汉。在长达两个半小时的话剧里,辛柏青一共演了5场戏中戏,淋漓尽致地展现了田汉浪漫而充满革命情怀的一生。


·话剧《狂飙》剧照。


当时,《狂飙》在全国引发票房热潮,辛柏青自己却没什么感觉,“那时候不懂,不知道哪里好哪里不好。直到2007年演《红玫瑰白玫瑰》的时候,我突然有自己的主意了,我不想这样演,我想那样演,才算是开窍了”。



·话剧《红玫瑰与白玫瑰》剧照。


2012年,辛柏青在话剧《青蛇》中饰演法海,特地跑到北京广化寺体验了半个月,每天晨钟暮鼓,前后共有3 个“仁波切”级别的高僧教我宗教仪轨。“烟火气浓的角色好演,因为他就在你身边。超凡脱俗怎么演?必须净化自己的心灵,沉浸多少呈现多少。”在辛柏青的设计下,法海成了可爱的高僧,会贫嘴,会动念;但他又带着慈悲大爱,对盘踞在他房梁500年的小青说:“小青,你等我,我还会回来度你。”这样一个角色,需要神性,更需要人性,而辛柏青掌握得恰到好处。



·辛柏青在话剧《青蛇》中饰演法海。


·辛柏青(左三)在话剧《谷文昌》中饰演谷文昌,并凭该剧获得中国戏剧梅花奖。


《谷文昌》《四世同堂》《青蛇》,这些舞台剧让辛柏青频频获奖,《妖猫传》《八佰》《大秦赋》等影视作品又让他在银幕荧屏大放异彩,他自己却说:“都说四十不惑,对我来说完全是反的,我40岁以后才开始思考人生,感觉越来越多困惑。拿到一个新角色,我会觉得如履薄冰,我越来越害怕经验害死人,尤其是艺术领域,靠经验做事,就会变成廉价复刻了。”


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走进每个角色的灵魂深处,哪怕再少的戏,也要用最多的真心。



辛柏青,1973年出生于北京,1997年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中国国家话剧院国家一级演员。1995年,参演首部电视剧《走进阳光》,2001年主演话剧《狂飙》,后出演《幸福像花儿一样》《妖猫传》等影视作品,并凭话剧《四世同堂》获金狮奖表演奖,话剧《谷文昌》获中国戏剧梅花奖。2020年,因出演电影《八佰》、电视剧《大秦赋》备受关注。







扫二维码:加环环微信

备注“环粉”即可加入环环大家庭

商务合作请联系

电话:010-65363483、65363115

QQ:3144809109

邮箱:3144809109@qq.com

上一篇: 警察节特稿:让死者“开口说话”,为被拐儿童画像,“鹰眼”神探为何能直慑心魄?
下一篇: 国发[2014]62号 国务院关于清理规范税收等优惠政策的通知

热门推荐

22岁女留学生「变态」生活曝光:捡破烂,藏垃...

热搜爆炸后的48小时观察

隐婚代孕?!郑爽这次疯过头了…

给养老院送外卖,骑手当场就哭了

“京圈大飒蜜”19岁后男人不断、恋爱11年不...

三场逆转,三场决胜,挺进决赛!

华为二公主姚安娜出道,“卖惨”却被骂上了热搜...

最后一秒都在反转,院线第一匹黑马出现了!

你绝对想不到:再无敌的他们,这时候也得低头…

“2020年,我花2300万全款买了一套房”

精选推荐

22岁女留学生「变态」生活曝光:捡破烂,藏垃...

热搜爆炸后的48小时观察

隐婚代孕?!郑爽这次疯过头了…

给养老院送外卖,骑手当场就哭了

“京圈大飒蜜”19岁后男人不断、恋爱11年不...

三场逆转,三场决胜,挺进决赛!

华为二公主姚安娜出道,“卖惨”却被骂上了热搜...

最后一秒都在反转,院线第一匹黑马出现了!

你绝对想不到:再无敌的他们,这时候也得低头…

“2020年,我花2300万全款买了一套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