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

对于很多阿森纳球迷来说,2020或许是看球以来最糟心、也最淡然的一年。我们早已习惯阿森纳不断带给球迷希望和失望,但过去一年的枪手,恐怕更多是绝望以及无休止的混乱。

31个月前,时任CEO伊万-加齐迪斯,足球总监劳尔-桑列伊以及球探总监斯文-米斯林塔特共同选定乌奈-埃梅里为温格接班人,这一切看上去有条不紊。

但如今,这四人都早已各自分飞——埃梅里,如今在比利亚雷亚尔率队19场不败;加齐迪斯在埃梅里上任仅仅四个月后,就远走AC米兰。对内,他的说辞是:为选错埃梅里付全责,故引咎离职。但问题是,CEO的工作应该是为俱乐部承担责任,而不是创业未半而中道叛逃。

与这两位相比,足球总监桑列伊和球探总监米斯林塔特之后的离开,更像是一种必然。

01.

众所周知,阿森纳财政状况持续不理想,这意味着阿森纳不可能有更多预算用于购置优质球员。加之,俱乐部里目前的薪资结构是典型的“二八法则”:即少数人的待遇占用大部分薪酬预算。这其中,以“史上最贵观众”阿森纳10号为突出代表。这类球员有个共性,即贡献与收入严重失衡,且因为年事渐高,在市场上也缺乏足够“再售卖”价值。

因此,在尽力内部挖掘的基础上,阿尔特塔手上打得出手的牌基本就那么几张。正是基于这样的窘境,大卫-路易斯才会被重新签回。

所以与其说选择阿尔特塔是一个错误,倒不如说西班牙人本身就是一个受制于错误体系中的受害者。

但一些阿森纳老员工认为,市场上与阿森纳情况类似的俱乐部不在少数。因此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早在温格执教后期,教授就开始为俱乐部的运营方针开始谋划转型。

以温格为代表的一派坚信,基于球队已有的球员和球探构架,俱乐部完全可以照搬“多特蒙德模式”,即依靠年轻天才来打天下。

“如果他们行,为什么我们不行?”

事后证明,这并非纸上谈兵的盲目跟风。

为了达成这一转型,阿森纳还请来了一位完美执行“多特蒙德模式”的总设计师——斯文-米斯林塔特。后者被挖到阿森纳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是他主导了“多特蒙德模式”——而且就在多特蒙德。

但阿森纳的情况,比多特蒙德复杂多了。米斯林塔特不止一次告诉身边人:阿森纳真是一团糟。“不仅整个体系不起作用,还缺乏一个清晰方案。”诚然,德国人这番话有夸张成分,但抱怨却并非空穴来风。

从上任伊始,米斯林塔特就感觉阿森纳已有的球探架构太过臃肿,从而导致许多人无事可干,更没有一个统一思想。但问题在于,他每次试图在各方面进行精简,就遭遇足球总监劳尔-桑列伊的无情否决。

在米斯林塔特看来,桑列伊谋其位不谋其职,“他只会说些让所有人都开心的话,仅此而已。”而这“压根做不成任何事,因为任何改变都必然是痛苦的。”

真正惹怒米斯林塔特的,是俱乐部背着他花费200万租借了丹尼斯-苏亚雷斯——这笔转会在他看来没有任何意义——事实证明,也确实如此。而这,成了压垮他心理防线的最后一根稻草。

更让德国人摸不清头脑的是,就在这笔租借发生后不久,俱乐部突然大量裁减他原本就想开除的球探——似乎是深感愧疚,主动向他示好——但此时米斯林塔特去意已决,第三位主人公不辞而别。

这样一波骚操作,让在球探部门工作多年的格里曼迪(前阿森纳球员),也忍不住公开批评俱乐部“做出的选择彼此之间经常风马牛不相及。”

02.

当然,这种情况不止发生在球探部门。理应让球队运作更现代化的足球总监桑列伊,上位后不久就开始全盘否定以数据分析为基础的现代化球员招募模式,在这个加泰罗尼亚人看来,球员转会这种事,走人际关系这条老路更为靠谱。

正因如此,在阿森纳签回大卫-路易斯前,巴西后卫的经纪人霍拉布钦敢在电台中大放厥词:“目前的俱乐部整体架构存在不少问题,但这些在本周都会得到妥善解决。”顺便提一句,今年年初加盟的塞德里克-苏亚雷斯以及夏窗自由身来投的威廉,都是霍拉布钦的客户。

桑列伊的履历不乏光鲜,过去在巴塞罗那他是合同谈判官,主要工作就是处理各类世界级球星的转会、履新,这自然为他积累了足球世界里最顶尖的人脉。

但问题是,这套做法并不适用于阿森纳。因为在巴塞罗那,世界上最好的球员会争先恐后地主动送到你面前,而阿森纳完全不具备这样的吸引力。

段位与职业不匹配的情况,同样在俱乐部现任技术总监埃杜身上同样存在——巴西人就是桑列伊在位期间做出的重要人事任命。埃杜曾是巴西国家队的总协调官,同时也帮主帅蒂特做一些球员筛选的工作。但同样,巴西国家队的人才库和阿森纳完全不在一个水平线上。

“球员招募工作,竟然是由那些从未做过招募工作的人来完成。”俱乐部内部存在这样的一种质疑。与此同时,在从天空体育挖来胡斯-法赫米之前,“俱乐部所有人的合同都交由一个曾经在自行车行业工作的外行来完成。”这也难怪“当俱乐部最需要谨慎用钱的时候,球队却将大把金钱交到了一些外行手上。”

曾成功挖掘法布雷加斯、范佩西、贝莱林、加布里埃尔-马丁内利等未来之星的功勋球探弗朗西斯-卡吉高,是球探部门中唯一一个有过成功经历的专业球探。

“如果没有他在位,阿森纳的球员挖掘工作会比现在更糟。”一位俱乐部工作人员透露道。只可惜,这位“转会市场的无名英雄”(足球杂志《442》曾撰写的报道)于今年8月遭俱乐部解雇。

几乎在同一时间,我们的第四位主人公桑列伊,也选择离职——就此,后温格时代的四大任命全部离开。

03.

通过以上故事,你不难发现:谋其位不谋其事的现象,在阿森纳许多部门都存在。但可笑的是,阿森纳就像一个初出茅庐但满怀壮志的毕业生一样,在不清楚自己想要什么的时候,已经列下了“我是大俱乐部”的壮志豪心,而这竟然就是新任CEO文卡泰沙姆在采访中所反复强调的“内部价值”。

问题在于,要成为“大俱乐部”必须在“重大时刻”选择正确的“大人物”,并给予他“大权限”,而俱乐部目前压根没有做出“重大时刻”的“大钱”。

这也是为何当俱乐部在阿尔特塔之前,接触一位资历较深的主教练时,后者的经纪人立马否决道:“千万别碰阿森纳”;这也是为何每当上进、聪慧如阿尔特塔做一些正确决定时,阻力会如此之大。

阿尔特塔手上确实有一批优质年轻球员,比如恩凯迪亚和萨卡,但球队缺乏一个核心,或者说一个稳固的核心团体,也是不争的事实。俱乐部分裂的运营,到了场上就显现为两派球员互相较劲——收入优渥的昨日明星,以及尚未证明自己的孩子。

基于这样一个既定状况,阿尔特塔认为目前首当其冲,是为球队构建一个相对稳固的战术架构。但这也意味着,他没法彻底抹清这两派球员之间的隔阂。而这部分解释了为何球队的场上纪律如此松散,以至于一些好胜心强的球员会极端地“使用攻击性来排解自己的无力和愤懑”(《独立报》语)。

所以阿森纳如今最需要的,是一次“文化重启”(英格兰足球界行话)。这很难,正如霍格沃茨魔法学院那位睿智的校长所说:人们总在正确的事和简单的事,两者之间做选择。但阿尔特塔表示“我随时准备战斗”。

可这对于如今的阿森纳而言并不轻松,首先他们需要考虑到自己曾经“英超豪门”的品牌形象,但与此同时,又不得不承受因俱乐部战绩严重下滑所造成的财务压力。

温格后期,阿森纳被戏称为“争四狂魔”,如今看来这似乎是他们努力保持财务稳定的底线——晋级欧冠联赛。讽刺的是,阿森纳在后温格时代的所有尝试,似乎都为了完成这个曾经“理所应当”的任务。

结 语.

《纽约时报》近期的一篇文章中指出,最近几年的阿森纳,是十分典型的“温水煮青蛙”案例。当他们终于产生危机感的时候,他们已经沦为一支平庸的球队,这也为其他豪门敲响了警钟。那篇文章的标题让人印象深刻:《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Nothing Lasts Forever)。

某种程度上说,正是温格的存在,延缓了阿森纳堕落的速度,甚至掩盖了早该被解决的问题。当他离开后,再也无人能扶大厦于将倾。也许永贝里不久前采访中所说的话,最适合作为结尾:

现在阿森纳球迷们终于意识到,自己欠温格一声道歉了。


// 今日话题 //

JRs对阿森纳的未来有何期待?


往期回顾


上一篇: 斯坦福桥的神灯,英超时代的最强攻击中场
下一篇: 保障4万人次食品安全—海口市食药监局圆满完成万人竹竿舞表演活动食品安全保障工作

热门推荐

隐婚代孕?!郑爽这次疯过头了…

给养老院送外卖,骑手当场就哭了

“京圈大飒蜜”19岁后男人不断、恋爱11年不...

三场逆转,三场决胜,挺进决赛!

华为二公主姚安娜出道,“卖惨”却被骂上了热搜...

最后一秒都在反转,院线第一匹黑马出现了!

你绝对想不到:再无敌的他们,这时候也得低头…

“2020年,我花2300万全款买了一套房”

被网友骂上天的全棉时代,怎么做到一年赚30亿...

干货来了!这8个方法帮你写出学生喜欢、家长爱...

精选推荐

隐婚代孕?!郑爽这次疯过头了…

给养老院送外卖,骑手当场就哭了

“京圈大飒蜜”19岁后男人不断、恋爱11年不...

三场逆转,三场决胜,挺进决赛!

华为二公主姚安娜出道,“卖惨”却被骂上了热搜...

最后一秒都在反转,院线第一匹黑马出现了!

你绝对想不到:再无敌的他们,这时候也得低头…

“2020年,我花2300万全款买了一套房”

被网友骂上天的全棉时代,怎么做到一年赚30亿...

干货来了!这8个方法帮你写出学生喜欢、家长爱...